• 提子墨 Tymo Lin

《榮譽學生》與《史邁利人馬》勒卡雷的恆久之美從書封開始

閱讀勒卡雷的小說,常引領許多人有不同層面上的感受與領悟,以我過往淺薄的閱讀經驗而言,我覺得自己是站在時間洪流的最盡頭,回望著那個聽起來遙遠的冷戰時期,與各國諜報活躍的大時代,透過勒卡雷紀實風格的文字描述,帶給我一種充滿距離感的好奇、驚訝與震撼!

每次返台一如過往,會抽時間將一年多以來,我為各家出版社書腰推薦、寫書評或辦推廣活動後,由姊姊在台代收的一批批公關書,重新整理後帶回加拿大典藏,昨晚一個大皮箱就那麼滿了。或許,我是美術設計與電腦視覺科班出身,因此是個既典型又嚴厲的外貌協會,對於評選一本「好書」的標準,通常也是由外向內、從頭到尾一起評估。


在我整理公關書之際,有些小說就是會令人印象深刻,目光時常會停留在某個書封上超過半分鐘,品味封面設計所蘊藏的含意,以及印刷上運用了哪些特殊效果。就像約翰.勒卡雷 (John le Carré)這一系列小說的中文書封,帶給我一種相似的感覺──它們是活的!它們正在呼吸!宛若黑色的瞳孔中閃著銀色或玫瑰金的花火,靜靜地躺在書案上魅惑著你翻開它。


那一系列的書封以「類似」黑色雲彩紙的材質,印上了單色UV的油墨,並套上銀色或古銅金的特別色。《史邁利人馬》的書封帶著點小原流(Ohara-ryū)風格,從簡約中見繁華之感,以燙金枝葉自然循環的動態之美,展現出由簡至繁錯綜複雜的故事縮影。《榮譽學生》則是以UV的油墨模擬出如國畫中飛白墨跡的汪洋,甚至帶著點銅版腐蝕畫上如雲浪般的蝕刻效果。


只有仔細地品味書封時,你才會讚嘆封面設計師林小乙,在這一系列小說封面上所注入的藝術價值,並且巧妙地將書中的文字幻化為糾結的線條與斑紋……(我給予這一系列的書封五顆星的評價)。


當木馬文化的蕙慧執行長提及,可贈送我幾本重新出版的勒卡雷經典作品時,我毫不猶豫挑選了《榮譽學生》與《史邁利人馬》,因為它們出自我較熟悉的圓場間諜喬治.史邁利,與他的蘇聯情報頭子宿敵──卡拉的「卡拉三部曲」。其中一本亦是我在海外漂流的慘綠年少時期,首本購買的勒卡雷英文小說 The Honourable Schoolboy|《榮譽學生》。


不是只有張愛玲曾喜愛過勒卡雷的諜報世界而已,許多在西方世界留學或移民的浮雲遊子,或多或少都接觸過他的小說或改編的影視作品。我曾經透過他的作品認識了冷戰時期的蘇聯與歐美,更深深被那個大時代底下的比拚、國與國間爾虞我詐的題材所吸引!


因此,我的第一本推理小說──微笑藥師探案系列《熱層之密室》,才會在整起謎團中置入許多冷戰時期的陰謀遺毒。勒卡雷的小說也曾帶給我一個懸疑神祕的英倫世界觀,令我對倫敦充滿了間碟與偵探的奇思異想,有一天總算也寫出了自己以英倫為背景的系列──U.N.D.E.R. 1《星辰的三分之一》。


閱讀勒卡雷的小說,常引領許多人有不同層面上的感受與領悟,以我個人過往淺薄的閱讀經驗而言,我覺得自己是站在時間洪流的最盡頭,回望著那個聽起來遙遠的冷戰時期,與各國諜報活躍的大時代,透過勒卡雷紀實風格的文字描述,帶給我一種充滿距離感的好奇、驚訝與震撼!


這是我第一次觸摸著勒卡雷的繁體中文版小說,也是首次以中文重新認識過往在英文語彙中已熟知的John le Carré。從封面開始,它們就已經是一頁頁美好的視覺與觸覺體驗了。


205 次瀏覽

提子墨|作家、英國犯罪作家協會會員、加拿大犯罪作家協會會員、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理事、第四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決選、博客來推理藏書閣選書人。東森新聞雲|博客來OKAPI簽約專欄作家。曾任北美《品》雜誌、紐約《世界周刊》專欄作家,目前旅居加拿大。薦書/邀稿/講座邀約 lin_tim@live.com

 

已出版:微笑藥師探案系列:《熱層之密室》與《水眼》;U. N. D. E. R.系列:《星辰的三分之一》;非系列作品:《火鳥宮行動》、《追著太陽跑》、《幸福到站,叫醒我》、《浮動世界》;合譯作品:《推理寫作祕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