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提子墨 Tymo Lin

五條生命.四面無法近身的鏡中世界

在安德魯成為十惡不赦的魔鬼之前,是『你們』以唾棄與欺凌促使他成魔。劇中一語道出那些自以為比他人優秀之人,如何有形或無形摧毀過身旁那些...思想與自己不同、長相不如你,或沒你聰慧的弱勢者。

趁著給自己的小假期,花了兩個晚上將「美國犯罪故事」第二季「凡賽斯遇刺案(The Assassination of Gianni Versace)」完食。我建議心臟收縮壓比較差的人,敬請先服藥後再觀賞,因為你將順著五光十色的華麗場景,走入貧、富、貴、賤、才的五條生命中,洞悉他們最不可告人與抑鬱的黑暗面。


或許,這一齣劇有 20% 是因應劇情張力,而渲染了當年原作者 Maureen Orth 所採訪到的一些案情,卻仍可透過反社會人格的亞裔混血男子安德魯.庫納南,穿越到另外四名死者陰暗中的愛恨嗔癡。


安德魯從小到大都活在一個謊言世界中,他的生活就是一只令人看不透、猜不著的萬花筒。菲律賓與拉丁裔的混血孩子要在白人社會中求生存,因虛榮而繁衍出了自卑、自尊、自傲與自欺,也不幸遺傳了菲籍父親性格中那種不服輸與不甘心的欺瞞基因。

五名死者中有四位男子的身分背景,就像他人生中永遠無法「一蹴可及」的鏡中世界──流行設計師凡賽斯令人驚豔的才華、房產財閥李.米格林的慈悲與富貴榮華、退伍海軍軍官傑弗瑞.崔爾的剛正不阿與榮譽感、新生代建築設計師大衛.馬德森的顏值與天使般的心地……全是安德魯人生中完全沒有的優質元素。


他們彷彿是四面立在他眼前的鏡子,安德魯卻怎麼也看不見四面鏡中有自己的倒影,甚至有了想搗碎那些擁有美好倒影的每一個人,然後一條條人命成為他報復與洩恨的方式,也在走投無路之際毀滅了自己。

就像劇中的毒蟲魯迪說過:「事實上,在安德魯成為十惡不赦的魔鬼之前,是『你們』先以唾棄與欺凌促使他成魔。」


一語道出那些自以為比他人優秀之人,是如何有形或無形摧毀過身旁那些...思想與自己不同、長相不如你,或是沒你那般聰慧的弱勢者。



169 次瀏覽

提子墨|作家、英國犯罪作家協會會員、加拿大犯罪作家協會會員、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理事、第四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決選、博客來推理藏書閣選書人。東森新聞雲|博客來OKAPI簽約專欄作家。曾任北美《品》雜誌、紐約《世界周刊》專欄作家,目前旅居加拿大。薦書/邀稿/講座邀約 lin_tim@live.com

 

已出版:微笑藥師探案系列:《熱層之密室》與《水眼》;U. N. D. E. R.系列:《星辰的三分之一》;非系列作品:《火鳥宮行動》、《追著太陽跑》、《幸福到站,叫醒我》;合譯作品:《推理寫作祕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