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提子墨 Tymo Lin

「駒子系列」充滿童趣的夢幻逸品與溫情滿人間的正能量

文/提子墨

《七個孩子》表面上予人一種空氣清新、雲淡風輕,與溫情滿人間的正能量,卻總在佐伯綾乃與菖蒲小姐的提點之下,才令人恍然大悟隱藏在平淡表象之下,那些不善良與不誠實的小奸小惡。

《七個孩子》是加納朋子「駒子系列」四部曲的首部作品,尖端出版社其後也陸續推出了《魔法飛行》與《空白宇宙》!讓新生代讀者能夠認識這一系列經典的日常推理,也令老讀者們能重溫那一則則讀起來充滿童趣與夢幻的短篇推理連作。

童年時非常內向的加納朋子,從小學時代就開始閱讀《福爾摩斯》與江戶川亂步的《少年偵探團》,甚至是父母親書架上那些G.K.卻斯特頓,或阿嘉莎.克莉絲蒂的歐美推理小說。她曾對卻斯特頓的《布朗神父》探案系列中,那些發生在純樸小城鎮的小謎案非常著迷。或許,那也影響了她日後的推理風格,時常是取材於毫不起眼的平凡人物,與平淡無奇的小地方,卻在日常之中洞悉出不平常的真相。


儘管,加納朋子在成長過程中閱讀過各種流派的推理小說,卻從來沒有想過自己也能成為一名推理作家!出社會後,她曾在化學製造業的塑膠材料銷售部門工作,在因緣際會之下以很便宜的價錢,向公司購得了一台文書處理用的打字機。當她開心地體驗到自己的文字竟然可透過打字,成為工整的電腦字體後,隱藏在內心的文字創作慾也頓時油然而生!

過往從未撰寫過文章或小說的她,憑著初生之犢的熱情完成了第一本小說《七個孩子》,在妹妹的鼓勵之下投稿參加了一九九二年的第三回「鮎川哲也賞」,竟然憑著這本處女作奪得當年的首獎而一舉成名!自此之後,她才正式步上職業推理小說作家的創作生涯。她的夫婿貫井德郎,也是入圍過鮎川哲也賞而出道的知名推理作家,曾出版過推理迷們耳熟能詳的《愚行錄》與《亂反射》。


加納朋子曾經提及,她在撰寫小說時基本上都是以自身的經驗、視角與觀點,投射在故事中的女主角身上。因此,讀者們可在「駒子系列」的四本作品中,觀察到女主角駒子隨著年齡的成長,對人事物愈趨成熟的看法與應對,甚至逐漸跳脫出是作者性格分身的視野。但是,仍不脫其筆下充滿女性浪漫、日常推理的連作短篇風格。

她擅長鋪陳在我們周遭看似道貌岸然的角色們,以及他們乏善可陳的日常生活底下,所隱藏著令人難以置信的祕密。在某次訪談中她坦承,其實《七個孩子》中以書信來解謎的構想,算是脫胎自她想寫給喜愛的推理作家──北村薰的一封粉絲信。她非常讚賞北村老師能創作出那種沒有殺人事件的推理劇情,那也成為她日後推理小說中所意圖追求的創作型態。


在閱讀《七個孩子》時,讀者們將會有一種走進鏡像世界的奇異視覺感官,在閱讀駒子購買的那一本充滿童趣的書中書時,你會發現原來每一篇寓言的故事,其實都巧妙地與駒子現實生活中的某些事件有所對應。


在書中書的世界觀中,家中務農種西瓜的小男孩疾風,每次造訪山中那一棟白色的西洋建築物時,透過充滿知性與思維聰慧的菖蒲小姐,總能洞悉出幾起小鎮古怪事件的真相,進而學習到許多極具啟發性的人生寓意。


而在現實生活的世界觀中,就讀於短大的少女駒子,閱讀完佐伯綾乃所撰寫的那本書中書後,以忠實書迷的身分開始寫信給作者,在多次讀者與作者的往復書信中,佐伯綾乃也透過駒子信中的字裡行間,以敏銳的觀察力和推理邏輯,端倪出駒子日常生活中所隱藏的謎團。

書中書的小男孩疾風,之於現實生活中的少女駒子;書中信的佐伯綾乃,之於白色洋房中的菖蒲小姐。只不過,一個是教導懵懂無知的小男孩,如何去辨別是非真假的寓言故事;另一個則是引導涉世未深的少女,如何去參透發生在周遭醜陋的真實人性。


《七個孩子》表面上予人一種空氣清新、雲淡風輕,與溫情滿人間的正能量,卻總在佐伯綾乃與菖蒲小姐的提點之下,才令人恍然大悟隱藏在平淡表象之下,那些不善良與不誠實的小奸小惡。這一類以優美清透的文字風格,帶給讀者閱讀時神清氣爽的療癒作品,在當代的類型文學中已經越來越少了,如果以好萊塢的語彙來形容,它稱得上是Feel-Good的溫馨推理小說。(原載於「博客來偵探社」2020年 / 2月嚴選書推薦文)


書名:駒子系列:《七個孩子》、《魔法飛行》、《空白宇宙》

作者: 加納朋子

出版社:尖端

博客來:https://tinyurl.com/y8by7w5k


159 次瀏覽

提子墨|作家、英國犯罪作家協會會員、加拿大犯罪作家協會PA會員、第四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決選。曾任:ETtoday、OKAPI、北美《品》雜誌、紐約《世界周刊》簽約專欄作家;博客來偵探社選書人。目前旅居加拿大,薦書/邀稿/講座邀約 lin_tim@live.com

 

已出版:微笑藥師探案系列:《熱層之密室》與《水眼》;U. N. D. E. R.系列:《星辰的三分之一》;非系列作品:《火鳥宮行動》、《追著太陽跑》、《幸福到站,叫醒我》、《浮動世界》;合譯作品:《推理寫作祕笈》。